体检金融业新南向 4大障碍

原创 E轻生活  2020-06-17  阅读 255views 次

体检金融业新南向 4大障碍

台湾人爱去泰国观光,不过泰国已停止对外资金融业发放新牌照,外资银行想进场,目前以参股当地银行为优先。图为泰国曼谷市中心的四面佛寺。(泰国世界日报系台北传真)


配合蔡政府新南向政策,金融业的南向步伐看似照进度走,但国银在东南亚市场不仅今年上半年获利大幅衰退,在部分南向市场不是不得其门而入,就是回堵严重。
金管会去年12月发布「新南向政策、金融支援」目标,订出协助国银南向设点、协助企业,取得融资资金等绩效指标;7个月下来,绩效指标表现不差,但有面子却没里子,主因在于台湾金融业南向至少有「4大障碍」:各地准入、放款风险、台湾政府和银行本身。不管之前的「亚洲杯」或现在「新南向」,口号变来变去,不变的是这「4大障碍」。
除了星 银行入场都设限
首先是国外市场的「准入」规定。台湾「新南向」政策志气远大,订出「政策目标18国(东盟10国、南亚印度、巴基斯坦等6国及纽西兰、澳洲)」;但银行真正有兴趣的,是去除汶莱后的东盟9国,其中对外资完全不设限的只有新加坡。
中国信託商银全球营运总处总处长施景富说,东南亚除了新加坡,对外资银行入场几乎都有限制,对金融业准入设限,无非是希望让金融市场能「更有秩序的竞争」。
以中信银行近期参股的泰国市场为例,泰国央行不再开放外银新牌照,但鼓励外资金融业参股,帮助当地银行发展,马来西亚也一样,外资金融业想进场,直接买银行或参股最快。
金融业想顺利新南向,「口袋够深、规模够大」,因此目前表现最好的多是民营大型金控,除了中信金,国泰金控也在菲律宾、印尼和马来西亚参股、收购,动作不断。
不过,公股行库和中小型民营银行多无「预算」进行南向併购,只能靠设立据点,慢慢苦熬;尤其在越南和柬埔寨,国银申设据点「塞车」回堵最严重。包括台银、彰银、合库银等五家银行一等廿年,至今仍未获准在越南设分行;柬埔寨也已挤进七家国银的子、分行、办事处和微型财务公司,柬埔寨目前仅同意已进场的台资银行可加设「支行」。
猛踩地雷 获利靠天吃饭
国银南向的第2个障碍为获利靠天吃饭。柬埔寨银行公会理事兼税务工作小组召集人梁敬思说,台资同业喜欢一窝蜂进场,越南和柬埔寨的台资银行目前占比偏高,越南的外资银行中,台资银行占比已达四分之一,当地政府因此对台资银行喊卡。
梁敬思表示,海外市场获利关键应在银行本身,许多东南亚企业财报不透明、担保品也有问题,但大部分国银却未落实完整徵信和实地查核程序,认识客户流于形式又太依赖书面审核;尤其若只追求高利差或手续费,未同时考虑客户信用风险和国家风险,保证地雷踩不完。
造成国银之前在印尼、柬埔寨「踩雷」,今年则是新加坡,年年银行备抵呆帐提不完,获利只能看老天爷脸色。
喊出18国 MOU只签4国
第3个障碍是台湾政府。金融业说,政府不分蓝绿都只会喊口号,不知何时政府才能做企业后盾。蔡政府喊出18个南向政策目标国,目前却只和菲律宾、澳洲、印尼及马来西亚纳闽岛等四个国家或地区签署金融「监理合作备忘录(MOU)」。讽刺的是,许多东南亚国家对外资金融业进场,不以政府须先签署MOU为前提,但台湾为落实海外监理,自行加设求须先签监理MOU,但MOU总落在「既成事实」后;例如中信金已进军泰国,但台湾和泰国仍未签署金融监理MOU。
一家民营金控高层表示,台湾在全球邦交国虽所剩无几,但「台湾没有外交,不表示政府不能帮忙」,有时候出个声音或出个头,都能带来一定效果,例如日本三菱日联金融集团能取得泰国大城银行逾7成持股,首相安倍晋三多次访泰并强势承揽当地基础建设,也可居功。
杀价竞争 台资银杀死自己
最后则是台资银行本身。许多外国政府对台资银行有个心理阴影,就是杀价竞争,这也是国银在南向部分国家不得其门而入的最大障碍之一。 
梁敬思说,他4年前到柬埔寨任职,当地美元存放利差约百分之8到9,4年后已掉到百分之5,若台资银行透过OBU放款,美元利差大概只有百分之4,「4年利差掉4个百分点」,许多柬埔寨银行同业都把矛头指向台资银行。金管会前主委曾铭宗也坦言,曾有东南亚金融监理当局跟他抱怨,台资银行出国杀价抢生意。
梁敬思说,银行要想清楚,东南亚市场经济正在起飞,当地产业发展和基础建设都是金融业可着墨的市场,但只凭杀价抢不到这些能跟随经济起飞的生意,却让全球都见识到台资银行杀价恶习,让全球企业都来「吃豆腐」,这样的结果划算吗?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